本情趣用品網站依電腦網際網路分級辦法列為限制級,未滿18 歲謝 絕進入!



我要購買

最近交了新的女朋友,在性事方面,女方需求很大,白天要上班,晚上回來還要天天操,真的有點力不從心,

剛好趁這幾天有空去逛逛,逛街的時候看到情趣用品店就進去啦~~~

看到滿3000元贈品*美國VIR GIN 極致性愛女陰-超軟材質 ,覺得很心動!!

但想到在Sex478-成人情趣精品網上買應該會比較便宜,

而且包裝隱密,標榜百分百正品,滿千元免運費還可以自己挑贈品並且有貨到付款的服務

簡直是買情趣用品的第一選擇啊!!!

就回家找找,果然有在賣!!!!讚啦~~~

就直接給他敗下去啦!!

到貨的速度還滿快的,一拿到之後馬上立刻拆開來看!!!使用後果然讚!!

詳細商品資訊就自己看啦!!


我要購買















滿3000元贈品*美國VIR GIN 極致性愛女陰-超軟材質

商品訊息功能:

商品訊息簡述:

我要購買

中華七人制橄欖球隊因缺乏經費未能參加亞巡賽最終站,經教練李建霖奔走下,各方湧入捐款,集訓、參賽所需費用到位,中華隊前往斯里蘭卡參賽一事終於成行。

2016七人制橄欖球亞洲巡迴賽最終站,10天後將在斯里蘭卡進行,日前卻傳出中華隊因欠缺經費,恐無緣參賽的憾事。

對此,中華隊教練李建霖今天接受記者專訪時表示,這支中華隊由各大專院校校隊、國訓選手組成,在短暫集訓後就出國比賽,今年好不容易從二級的8隊中脫穎而出,晉升一級球隊之林,正當全隊上下團結一心,準備好好在一級賽事力拚佳績時,卻在緊要關頭差點因為經費不足而無法出國比賽。

李建霖指出,亞巡賽一級賽事共分3站,在香港、韓國兩站賽事結束後,中華隊排名第6,剛好符合體育署的補助條件,若在斯里蘭卡的比賽能有穩定表現,這支中華隊就可享有亞運培訓隊的補助,但協會卻突然表示「經費不足」,無法讓中華隊參賽,這讓他和選手們傷透腦筋。

李建霖說,若斯里蘭卡站的比賽無法成行,中華隊除喪失亞運培訓隊的補助,隨之而來的還有1萬美元(約新台幣31萬元)的罰款,更糟的是接下來會被打回二級球隊,那之前的一切努力都將白費。

就在社群網站粉絲專頁「台灣橄欖球後援會Taiwan Rugby」貼文表示,「對不起!!我們真的需要各位的幫忙!!!」,並在內文提到,「2016 七人制橄欖球-亞洲巡迴賽,台灣代表隊要前進最後一站-斯里蘭卡,只剩下10天,台灣隊仍未籌齊出國的費用,還有35至40萬元的經費缺口」後,事情出現轉圜。

李建霖說,他和協會理事長協調,由他負責集訓所需的35萬元,理事長負責出國比賽所需的45萬元,如今在許多熱心民眾小額捐款、橄欖球界前輩慷慨解囊,及企業贊助下,大夥在1天內把35萬元湊齊,接下來就等理事長45萬元的挹注了。

經費難關暫時度過,李建霖說,目前球隊仍缺服裝、球具、護具、營養品等物資,若各界願意提供,或願捐款給球隊添購所需,仍歡迎大家捐款到協會帳戶供中華隊專款專用。

雖然成敗論英雄,但搞不清楚「理由」跟「藉口」,你就只是一介酸民罷了。

金州勇士Stephen Curry在上季總冠軍戰表現有失水準,他的訓練員Brandon Payne近日接受《今日美國》訪問時透露,當時的Curry,不是Curry。

「他總冠軍賽時的狀況,說有多糟就多糟,那根本不是他了。」Payne說:「我們不喜歡找藉口,我們也不會找藉口,但那跟其他82場(指例行賽)的他真的完全不一樣。」

Payne自從2011年起就擔任Curry的訓練員,去年夏天還跟著他一起在灣區住了6個星期,進行每天兩次的自主訓練。

《CBS Sports》報導,Payne的說法跟Curry日前的發言不謀而合,當時Curry表示自己在總冠軍賽的狀態不是百分之百,「但直到勇士拿下另一座總冠軍之前,這些都沒有意義。」他說。

Curry在上季季後賽就因傷打打停停,雖然靠著優勢戰力一路殺出西區,與克里夫蘭騎士的總決賽7戰平均「只」有22.6分與4成外線命中率。

★更多相關新聞

別人的失敗就是我的快樂 籃網再添戰力
恩師過世萬念俱灰 KG萌生退意?
林書豪黃金時期 籃網教練:就在新球季
希臘怪物身手全面 NBA公鹿31億肥約留人
NBA新賽程出爐:艱辛賽程減少,球員表現就會更好?

var LIGHTBOX_DARLA_CONFIG ={"useYAC":0,"usePE":0,"servicePath":"https://tw.news.yahoo.com/__darla/php/fc.php","xservicePath":"","beaconPath":"https://tw.news.yahoo.com/__darla/php/b.php","renderPath":"","allowFiF":false,"srenderPath":"https://s.yimg.com/rq/darla/2-9-9/html/r-sf.html","renderFile":"https://s.yimg.com/rq/darla/2-9-9/html/r-sf.html","sfbrenderPath":"https://s.yimg.com/rq/darla/2-9-9/html/r-sf.html","msgPath":"https://tw.news.yahoo.com/__darla/2-9-9/html/msg.html","cscPath":"https://s.yimg.com/rq/darla/2-9-9/html/r-csc.html","root":"__darla","edgeRoot":"https://s.yimg.com/rq/darla/2-9-9","sedgeRoot":"https://s.yimg.com/rq/darla/2-9-9","version":"2-9-9","tpbURI":"","hostFile":"https://s.yimg.com/rq/darla/2-9-9/js/g-r-min.js","beaconsDisabled":true,"rotationTimingDisabled":true}var t_MediaGalleryBobaSpotlight_start = new Date().getTime();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1 - 25 / 30

南投縣仁愛鄉成人商品























NBA雷霆隊球星韋斯布魯克4日晚間與球迷會面,對指導球員的表現十分激賞。(方濬哲攝)











1 / 30





中時電子報





2016年9月5日週一 台北標準時間上午5時52分





屏東縣瑪家鄉情趣內衣Share to Facebook

Share to Twitter

Share to Pinterest







Close

Previous imageNext image









var lightbox_ult_mid="spotlight_article_embedded1",lightbox_ult_mit="Article Body",lightbox_ult_site="news",lightbox_ult_region="TW",lightbox_ult_lang="zh-Hant-TW",lightbox_default_spaceid="2144404900";

var t_MediaGalleryBobaSpotlight_end = new Date().getTime(); 其他推薦文章

中國時報【季季】

我並不在意名字是否在訃聞裡充數或消失。我也不在意成為告別式的「缺席者」。我遺憾的是,八斗子《金水嬸》的兒子,在生命的最後一程,失去了他最在意的「文學人」……

懷念一個人,不一定要擁抱。

告別一個人,也不一定要參加告別式。

然而如果你被列為治喪委員,為什麼沒去送老友一程?

九月六日的羅生門已經過去,留給我的疑惑與遺憾仍在影影綽綽中浮盪。──怎樣的時代慌亂,怎樣的人文教育,怎樣的行政作業,導致了一齣這樣的告別式羅生門?

「三同」之友 王拓 「請辭」

我和王拓同齡。他在年頭,我在年尾;認識已逾四十年。我們也是愛荷華大學「國際寫作計畫」同學。更特殊的緣分是,陳映真1983年11月創辦《人間》雜誌後,邀請高信疆出任總編輯,高公要我去當義工,協助稿件修飾、採訪代筆及座談會記錄等事;後來王拓也應陳映真之邀出任《人間》社長,算是曾經同過事。然而,他在《人間》的時間不到一年,再度因查帳問題「請辭」;這是多數政治犯的宿命。

1980年,王拓因美麗島事件入獄。1984年出獄後,先在朋友的飼料公司任副總經理,警總祭出對付政治犯老套,要國稅局去該公司查帳。兩套帳是多數企業經營的兩手策略,遇到國稅局查帳,經營者大多了解其中癥結,只得請「癥結者」離職。陳映真1975年出獄後在溫莎藥廠工作,也因類似問題「請辭」,與幾個弟弟合開印刷廠,賺了些錢才創辦《人間》雜誌。王拓與陳映真、尉天驄等人,早在鄉土文學論戰期間即是相知相惜的戰友,陳映真得知王拓離開飼料公司後,大概認為《人間》是窮雜誌,不怕查帳,毅然請他出任社長。然而警總魔高一丈,僅令國稅局去查他與弟弟們合夥的印刷廠。一查再查, 陳映真難辭大哥之責,最後也只得讓王拓「請辭」…。

追思信疆 深意存焉

2009年五月高信疆去世,大塊出版董事長郝明義,邀請高公的海內外好友撰文,出版追思文集《紙上風雲高信疆》;霍榮齡負責美編,我負責文編及向國內作者邀稿。打電話向王拓約稿時,他支支吾吾推辭,說從政二十年,很久沒寫文章了,文字很粗糙,恐怕寫不好…。我不斷遊說他,談起他在高信疆主編「人間」副刊時代發表作品,以及高信疆擔任《人間》雜誌總編輯他擔任《人間》社長的往事,言談之間似乎逐漸勾起他的回憶,終於答應一周後交稿。「好吧,我試試看,也許一千多字,也許兩千多字,寫不好妳要幫我修一修喲。」

然而一周之後稿子沒來,我又去電話催稿。那時他剛卸下「民進黨中央黨部祕書長」之職,也許是長期勞累之後的鬆弛,語氣有點懶洋洋的:「唉,還沒寫,再過兩三天吧…。」

如此過了兩三個兩三天,文稿終於傳真而至;題為〈他對文化的貢獻值得感謝〉。那是一份手寫稿,字跡語句有點凌亂,寫在無格白紙上也難以計算字數,我想幫他敲進電腦建檔,方便修改及統計字數。打電話去向他致謝並說明,他仍是懶洋洋的嘆口氣:「唉,寫得亂七八糟啦,我上次跟妳說過了嘛,要幫我好好改一改…。」

那時陳映真已去北京三年多,王拓在政治路線上也已和他分道多年,追思高信疆之文提到尉天驄介紹他倆認識,卻無一字提到陳映真及在《人間》雜誌任社長之事。全文除了讚揚高信疆主編「人間」副刊的銳氣奮發,也提到他當立委時去北京見到了高信疆的抑鬱神采,以及他在文建會主委任內去高信疆家中探病的最後一面…。

王拓與高信疆也同齡,寫那篇追思文已是七年之前。其結尾一段寓意高遠,今昔對照,猶有深意存焉:

──近些年來,在台灣常有一些人把「愛台灣」三個字掛在嘴上當口號,甚至當標籤,但對於像信疆這樣真正對台灣的文化、文學和藝術的推廣提升做過重大貢獻的人,卻始終吝於一提,更甭說心存感激了。現在信疆已走了,我這個長期從黨外到民進黨一路走來,現已退休的文化與政治的老兵,要誠摯地向老友信疆說聲謝謝!──

訃聞未至 名字有妳

今年八月九日,王拓因心肌梗塞向人世「請辭」。消息傳出後,文學界與政治界友人同感震驚與不捨。大約十天之後,老同事Y君來電話,問我是否同意列名為王拓治喪委員會委員,這當然是不能回絕的。至於告別式的時間地點,Y君說好像在九月初,詳情他不很清楚;「到時候看訃聞就知道了。」

這段等待訃聞的時間,比我七年前等王拓追思高信疆之文還要久。其間我曾向Y君婉轉問起此事,他說,「我也還沒接到,再等幾天看看。」

如此,等到九月六日下午,新聞報導王拓告別式上午九點已在第一殯儀館「景行廳」舉行,蔡英文總統及立法院長等一堆政治要人紛紛發表頌讚之詞…。──啊,我不是也要去的嗎?

那天晚飯後,我跟Y君說,「告別式都舉行過了,我還是沒接到訃聞呢。」Y君說,「告別式是由民進黨中央黨部主辦的,我有把妳的電話給他們,他們沒打電話來問妳地址嗎?」我說沒有;「也沒打電話來通知時間地點。」Y君這才說,真的很奇怪,他自己也沒接到訃聞,聽說許多列名治喪委員的文學人也都沒接到。「我是打電話去民進黨中央黨部問,才知道時間地點的。難怪我在告別式會場看到的都是民進黨的人,只看到一個作家吳晟…。」

除了Y君,第二天我也聽其他曾被徵詢為治喪委員的文學界友人說,他們不但沒接到訃聞,「聽說連治喪委員的名字都被拿掉啦…。」──啊,不會吧?會如此無禮嗎?

過了三天,又有朋友對我說,有啦,訃聞上有妳的名字啦,一串文學人的名字在上面啦…。──那為什麼我們沒接到訃聞呢?

《金水嬸》的兒子也會深覺遺憾吧?

我接到過很多訃聞,參加過不少告別式,送別過無數至親好友,王拓告別式的「九月六日羅生門」,則是平生首遇,不免想起上中學時,偶而聽父親重提少年時代在東京嗜讀的福爾摩斯探案。雖然後來沒寫推理小說,遇到難解之事總難免在心裡反覆琢磨,尋思推理,歸

納疑點。對於同樣在王拓告別式

成為「缺席者」的文學界友人,我歸納了你們沒接到訃聞的原因,可能是以下幾點之中的某一點或兩三點:

1.主辦單位只需要你列名在訃聞裡充數。

2.主其事者太忙,忘了打電話,沒有你的地址,無法寄出。

3.辦事員年輕,體貼你年老力衰不堪奔波,「未予寄出」。

4.文學人都是夜貓子,擔心你大清早也許爬不起來。

5.其他一些主辦單位考慮周延而你們不明所以的原因。

至於我自己,我並不在意名字是否在訃聞裡充數或消失。我也不在意成為告別式的「缺席者」。我遺憾的是,八斗子《金水嬸》的兒子,在生命的最後一程,失去了他最在意的「文學人」。──在「遠行」而去的途中,想必他也會深覺遺憾吧?

SM道具,公仔跳蛋,充氣娃娃,成人商品,自慰杯,自慰套,自慰器,性感內褲,威而柔,後庭拉珠,按摩棒,真人娃娃,強精套,情趣娃娃,情趣內衣,情趣芳香精油,情趣按摩棒,情趣振動棒,情趣蛋,情趣跳蛋,情趣睡衣,情趣精品,情趣激情聖品,情趣禮品玩具,無線跳蛋 ,跳蛋,潤滑液,震動棒,鎖精套環,變頻跳蛋



, , , ,
創作者介紹

便宜好物推薦王

wgwkcieg4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